首页 / 历史 / 正文

抗美援朝第一个遭遇战: 干脆利落歼灭南朝鲜军一个营

2018-02-14 02:11

1950年10月25日,一个非常具有戏剧性的日子。后来人都知道,这一天成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纪念日。

朝鲜战争的进程一波三折,自从仁川登陆后,麦克阿瑟五星上将指挥联合国军长驱北进,节节胜利耀武扬威,妄图一举统一全朝鲜。在地缘政治面临严重威胁的情况下,刚刚成立一年的新中国被迫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兵援朝。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先于志愿军大部队入朝勘察军情,他原定要在清川江以北的德川、宁远一带建立一条防御线,先阻挡住联合国军,再寻机破敌。不料联合国军大胆冒进,速度极快,已越过了原定防御线。于是,一场遭遇战发生了。

1950年10月25日上午,联合国军序列中的南朝鲜军第一梯队第1师、第6师先头部队突出于前,沿宁边经云山至温井、北镇公路向北推进。由于判断错误,联合国军官兵不知道中国已经出兵,强大的敌人就在眼前,却还盘算着很快结束战争回家去过一个愉快的冬天。上午10时左右,南朝鲜军第1师和第6师先头部队均与紧急设防的志愿军第40军所属部队遭遇,双方发生激战。在中方抗美援朝战史中,到底是哪支部队打响了出国作战第一枪一直众说纷纭。第40军118师、120师及第42军124师都有理由说是自己先与联合国军遭遇打响了第一枪,时间跨度从10月25日7时许到10时许各有不同,难以判断,长期争执不下。所以,在军事科学院2000年版《抗美援朝战争史》中,将上述三个师10月25日上午的战斗一起作为了“抗美援朝战争序幕的拉开”。本文所要描述的,是其中第40军118师在两水洞打响的战斗。

志愿军第40军是第一批入朝的部队,于10月19日由辽宁安东跨过鸭绿江,其时的军长是生就威风凛凛相貌的温玉成。过江后,第40军兵分两路:左路118师及军部、军直属队沿义州、朔州、温井向熙川挺进;右路120、119师沿永山、龟城、泰川、云山向宁边方向进军。118师在向温井急行军途中巧遇先期入朝的彭德怀司令员。彭德怀察觉联合国军北进速度很快,双方容易发生遭遇战,遂告诫118师师长邓岳,要该师注意侦察和警戒,过了北镇后就要准备随时与敌人遭遇。出国第一仗要打得漂亮,打出威风,打掉敌人的嚣张气焰,掩护志愿军主力的集结与展开。

邓岳师长是“红小鬼”出身,当年长征时拽着陈赓的马尾巴才跟上了队伍,在20年征战中成长为有名的青年战将。他根据彭总的指示,判断越往前走越容易与敌人遭遇,目前本师因长途行军人困马乏,打起来容易让机械化行军的敌人占到便宜。因此决定118师先不过温井,师主力集结于温井西北的两水洞和北镇地区隐蔽休息,以逸待劳;前卫354团暂进至接近温井的丰下洞和富兴洞地区,占据有利地形,监视并做好阻敌北犯的准备。

温井系朝鲜北部公路的重要交叉点,公路从这里分出两条,一条向北经桧木洞、古场洞可至鸭绿江边的楚山;另一条向西北经丰下洞、两水洞、北镇、大榆洞能到鸭绿江边的碧潼。南朝鲜军第6师先头7团已经通过温井,正洋洋得意向楚山进军,企图夺取先到鸭绿江的荣誉。紧随其后的第6师2团也于10月24日占领温井,在此地过了一夜后走另一条路向碧潼进军。结果,2团就撞上了已经严阵以待的志愿军118师。

在10月24日夜里,南朝鲜军第6师2团的情报人员通过侦听发现有中国军队出现的迹象。然而第6师师长金钟吾完全不认为这有什么可惊讶的,至少不过是像美国盟友通报的那样有少数中国“志愿人员”进入朝鲜装装样子,影响不了大韩民国军队北进鸭绿江实现“统一大业”。因此,金师长命令2团继续前进,坚决扫荡一切拦路的“残敌”!于是,25日早晨2团便以3营为前卫,乘坐卡车沿公路向温井西北的北镇推进,后面的1营、2营徒步开进。

从温井至两水洞距离约13公里,再行3、4公里就到了北镇。这段公路沿线东侧是连绵起伏的山林地,西侧是20多米宽1米多深的九龙江,中间是宽约千米的河川谷地,公路两侧夹杂有成片的水稻田。在两水洞以东的谷地比较开阔,进至两水洞一带则逐渐变成隘路。公路东侧的山上草深林密,利于部队埋伏。10月24日夜里,118师各团便已进至预定地域展开。其中前卫354团进抵温井西北的丰下洞和富兴洞地区进行部署,尖刀4连更是前出至距温井约4、5公里处,各部占领公路附近山林有利地形,严密监视敌人并做好战斗准备。

25日上午,354团4连最先发现南朝鲜军的到来,只见先头敌人约一个营乘卡车行进,后边还有12门车载榴弹炮。这股南朝鲜军一路行来大摇大摆,先头车压上志愿军埋设的两颗触发雷(没装瞬发雷管威力不大)也不在意,看上去根本不是要打仗的架势。敌情上报到354团团部后,团长褚传禹(这位就是29年后参加惩越作战的武汉军区陆军第43军军长)当时正下连检查战备工作不在团部,团政委陈耶立即召集团参谋长刘玉珠和政治处主任等人商量。他们均认为敌情不明,初战要慎重,胃口不宜过大。因此提出先把敌人的前卫营放进来,尔后先头4连截断敌人后续部队,保障团主力吃掉敌前卫营打一个歼灭战!其后陈耶通过已架好的有线电话找到正在3连的褚传禹通报了情况。褚传禹同意陈耶他们的判断,并迅速作出了军事部署。当时由于354团边侦察边判断边部署,行动比较仓促,加上为保密师团之间又没有开设无线电联系,因此前卫团把敌人放进来的敌情并没有通报到驻在两水洞村内的118师师部。

这样,354团4连就放过了南朝鲜军第6师2团先头3营和榴弹炮分队,尔后锁住公路准备前堵后击。由于敌情变化仓促,354团层层传达部署效率较低,各营未奉命令没敢出击,加上南朝鲜军车速较快,结果先头敌人一路通过354团预设阵地,竟然一直闯到了两水洞村118师师部附近。当时师部未获敌情示警,没有戒备,师长邓岳和前指机关人员都在村中休息。南朝鲜军尖兵发现了村中停着的师部指挥车,也没当回事,一面前进一面用架在车头的机枪扫射,子弹把指挥车的玻璃窗打得粉碎。正在车里睡觉的司机惊醒过来,立即跳下车连滚带爬地逃往山沟里隐蔽。师长邓岳听到枪声慌忙从屋里跑出来,见状大惊,连忙招呼报话员抱着无线电台向山里转移,同时自己连棉裤都没来得及穿就撒腿飞跑上山去了。

先头南朝鲜军认为这些人不过是北朝鲜军的残兵败将,未加重视,继续驱车快速前进。守在村口的118师侦察连惊觉敌情,连长耿文庭立即指挥全连占领阵地开火还击,当即把南朝鲜军尖兵堵住了。在前方指挥的354团参谋长刘玉珠发现情况不对,果断下达了攻击命令。埋伏在公路东侧山上的354团各营一齐开火,机关枪、手榴弹、60炮一个劲招呼,很快打着了南朝鲜军几辆军车,堵住了敌人前进后退的道路。褚传禹接到报告后,下令趁热打铁,冲下山去和敌人短兵相接!于是354团官兵端着刺刀呐喊着冲杀下来,迅速将公路上的南朝鲜军截成数段,然后就是凶猛的歼灭战。这时邓岳师长已经将部署在附近的353团调了过来,协同师侦察连从后往前打。如此生龙活虎的打法南朝鲜军根本就没见过,没几下就崩溃了,散兵游勇到处乱窜,带上去的榴弹炮也一炮未发全成馈赠。结果这一战不到20分钟就基本结束了,公路上躺了一地的南朝鲜军死尸和伤兵,到处是被丢弃的武器弹药。

两水洞打响后,南朝鲜军第6师2团后续部队急忙向前增援,但遭到354团4连的坚决阻击。4连只有轻武器和手榴弹,但全体指战员以有我无敌的气势与源源冲来的敌人展开拼杀,3排8班甚至在白刃战中全部阵亡。由于南朝鲜军第6师2团没有配备坦克、装甲车等重武器,榴弹炮分队又陷入了前边的包围圈中,火力不足,虽然集中两个营兵力反复冲击,但收效甚至微,整整一天没有进展。354团4连以巨大的牺牲坚守住了阵地,保障了团主力歼敌的胜利。

据118师统计,两水洞战斗共毙伤敌军325人,俘虏161人(其中包括美军顾问格伦•琼斯中尉,后来死在战俘营),缴获汽车38辆、榴弹炮12门、各种枪163支,首战告捷。由于公路西侧是九龙江,志愿军未在这个方向设伏,因此有不少南朝鲜军抛弃武器徒涉过江辗转逃回了温井。据韩国军队战史披露,南朝鲜军第6师2团3营共750人,只有不到390人逃回温井,并丢弃了全部装备。两水洞战斗,就此成为了志愿军出国作战的第一个模范战例。

推荐和收藏